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2024-01-07 沧州公安890
核心提示:他,一天能比对上千枚指纹;他,通过现场痕迹还原案发时的场景;他,审视细节推翻案件初步定性,揭开命案真相;他,凭借经验找出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他,一天能比对上千枚指纹;

他,通过现场痕迹还原案发时的场景;

他,审视细节推翻案件初步定性,揭开命案真相;

他,凭借经验找出遗漏检材,为命案侦破打开一扇窗。

◆ ◆ ◆ ◆

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NEW POLICE STORY

◆ ◆ ◆ ◆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一伙儿人半夜翻墙进入肃宁一户人家院内,持械威胁家中夫妻二人,用胶带缠住他们头部和手脚。他们好像对夫妻二人家里情况很熟悉,在屋内翻找财物后,其中两人找到钥匙,跑到约一公里外的首饰加工店,将值钱的玉器、首饰洗劫一空。也许是怕夫妻二人认出来,这伙儿人最终选择了杀人灭口……

2015年6月的一天,肃宁县发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市刑警支队痕检工程师王昊和同事们对案发现场进行了一番细致勘查。结合现场勘查获得的痕迹线索,案发时的一幕幕渐渐在王昊的脑海中还原出来。

01.一天比对上千枚指纹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痕检工程师研究的对象就是手印、足迹、工具痕迹、枪支和特殊痕迹。拿指纹比对来说,少的时候要比对千八百枚,多的时候得比对上万枚甚至几万枚。“记得有一次,我们在一处案发现场成功提取了可疑指纹,那时正好是夏天,我们在附近学校借了一间房,屋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摇头的小电扇。”王昊回忆,他们三个痕检工程师每人拿着个马蹄镜,汗从头上哗哗往下流,感觉要流进眼睛里,就赶紧拿毛巾擦一把。每天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8、9点钟,平均每天要比对3000枚左右的指纹,这一干就是半个月。

“干技术活儿,就得有耐心,够仔细,还得耐得住寂寞。”王昊说,“从最初纸质文件时代一份份比对档案,到今天在电脑上比对一幅幅数码照片,工作量虽然大了,但工作效率比以前要强多了。”

02.三枚指纹成关键证据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干痕检是个非常枯燥、憋闷的工作。有一个阶段,王昊也挺烦的,特羡慕人家跑外勤的民警,每天经历不同的案子,不像自己每天在办公室里对着一大堆指纹、脚印“发呆”。挺过那个阶段,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干的活儿虽然单一,可是责任重大,因为从他手中出去的每一份鉴定报告都会关系到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王昊曾遇到一起命案,有人发现一辆轿车停在104国道旁的一片麦地边,一名男子死在轿车后座上,车里有大量血迹,现场情况复杂,涉及范围很大。“这起案件的勘查足足持续了两天,固定车辆情况、观察尸体位置、寻找附着物、提取检材和痕迹物证……光是车里车外,我就刷了整整一下午。”王昊说,他和同事在现场不分昼夜,勘测、记录了车辆的行动轨迹,提取了大量的足迹,并在车辆后方提取了三枚较清晰的指纹。

就是现场提取的这三枚指纹,在犯罪嫌疑人落网后成了认定真凶的关键证据。十余天后,三名重点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归案,但他们都拒不交代犯罪事实。经过进一步比对指纹,王昊和同事们最终确认其中一人的指纹与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吻合,由此进一步锁定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为案件进一步审讯、侦破打开了突破口。

03.“嗅”出反常查实杀妻案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案件现场痕迹可以帮忙破案,有时也会将民警引入误区,什么是真?哪些是假?对于痕检工程师来说更是一种考验。

当时,献县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名女性死者在家中院子里死亡,屋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通过种种迹象,可以初步判断这起案件应该属于典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但是,细心的王昊根据现场的一些细节,还是“嗅”出了一些阴谋的味道。

“首先,现场被翻动的痕迹与正常抢劫、盗窃案件的现场有差异,很多放在明面的财物都没有动。其次,院内墙角竖着的梯子,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百元大钞,给我的感觉太过刻意。”王昊说,他当时就想,翻东西翻不彻底,拿东西拿不干净,走的时候还掉一把钱,这个情况不正常。

最终,这起案件经过反复侦查,最终查实并非入室抢劫杀人案,而是一起杀妻案,犯罪嫌疑人就是死者的丈夫。

04.光谱设备提取唯一物证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前几年,渤海新区南大港管理区发生一起命案,死者的车在当地一处十字路口停了一晚。警方在车身下部发现了疑似血迹,由于头天晚上下了大雨,大量检材遭到严重破坏,不再具备提取条件。

知道检材提取不充分,王昊突然想到以前经历过的一起类似案子,当场提出车内开锁的四个门把手可能会有遗留线索的想法。

考虑到传统的刷银粉、熏显等提取方法可能会破坏痕迹检材,无法进行二次提取,王昊决定利用现代化的光谱提取设备先进行提取。王昊最终在左侧一个门把手上成功提取到了三枚有价值的指纹。作为这起案件唯一一个具有认定人身作用的痕迹物证,这三枚指纹对案件的侦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那时起,王昊再出现场总要带上光谱设备。“社会不断发展,案件的构成也越来越复杂,干痕检光靠以往的经验不行了,还是得学习使用新设备,不学就跟不上了。”他笑着说。

05.15年勘查现场两千次

沧州“新”警察故事——让“蛛丝马迹”诉说案件真相

今年36岁的王昊,已经有15年痕检破案的经验了,在他的眼里,犯罪现场发现的每一枚指纹,每一条痕迹都与众不同,可以告诉他案件的秘密。他说,每一个犯罪现场,不管犯罪分子有多狡诈,如何伪装,都会或多或少留下蛛丝马迹。找到那一丝破案的契机,考验的就是痕检工程师的素养和经验。

15年间,王昊勘查现场超过2000次,参与杀人、抢劫等重特大案件现场勘查超过300次,检验痕迹物证2000余次,出具的鉴定书已达700余份,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并多次受到嘉奖。

多年的痕检工作让王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一些疑难案件的侦破过程中,他根据以往工作经验提出的一些独特的勘查角度,经常能为案件的顺利侦破推开一扇窗。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资质认证